番茄拉面

朋友。因为怯弱…所以…只能当一辈子的朋友了吧。
所以只能看着我最爱的人去牵起别的女人的手。
——给那个吊车尾/混蛋

总觉得左下姿势特别醒目,类似于小密室play?(滑稽),让人误会,就算外边有人也要日师傅什么的,嘿嘿嘿。
mob“师傅请不要乱动,我要进去了”
然后师傅就怕被外面的人发现,一声不吭的默认自己徒弟的侵犯,满脸通红。
嘿嘿嘿。我满脑子的r18,黄色部分自行脑补,ps:请无视小酒窝

火影结局的真相,终于知道为什么佐鸣会各断一只手了,ab腐男没得跑了,为搞事的官方鼓掌(冷脸笑)

所谓美好的童话

高冷小红帽格瑞×蠢萌小红帽金的反差萌设定,长篇,假装好看。bug……肯定没有(才怪)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1
       大家都知道吧,小红帽的故事…
   那个被大家广为流传的故事,而现在我正要讲这个故事,唉!等等,先不要急着走,这一点也不老套!我说,你难道不想知道吗?这可是昨天我去森林里一个戴着黑色斗篷的怪人和我说的呢,不对!跑题了,现在,'嘘—'闭上你的嘴,听我说吧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 在森林边缘,有一户人家,这个家人有一个帅气的儿子,长的可俊俏了。雪白的皮肤,深邃的紫色眼眸如同紫色的薰衣草一样,还有一头银白好看的发丝,混在一堆黑色头发人里,格外显眼。

      他喜欢一个红色的帽子,天知道为什么,但是这个看起来很活泼的帽子与本人冰冷的性格十分格格不入。久而久之,很多人都称他为“小红帽”

     而今天,阳光很明媚,柔软的白云翻滚在澄澈蔚蓝的天。就像那些所谓童话中很美好而且很老套的场景。

      “呐,格瑞,帮妈妈去把这个甜点给你的奶奶吧。”格瑞的母亲——一个美丽的中年女人。对着正在窗前发呆的格瑞轻声说着。

       格瑞将视线从窗外的风景移向自己的母亲“好的,妈妈”,格瑞将母亲手里那个精美且散发美味的香味的篮子接了过来。抬腿便往门外走去。

       “等等”,母亲阻止了格瑞,“格瑞,小心一些…”母亲说到这停顿了,露出了个不言而喻的笑“不好的东西啊,”格瑞没有回头回答,只是点点头,表示了解。

      只留下母亲一人,看着格瑞进入森林后渐渐模糊的背影,沉默不语…

      森林里的树异常高大,密密的黑色树枝遮住了天空,宛如一个大手盖住了天空,只有一些微弱的阳光飘入,充满着诡异的幽静。树枝上没有鲜艳的绿叶,只有地上满地的枯叶。

    格瑞警惕的握着手里的匕首,因为这个森林有着许多的凶猛动物,但是要去到森林里的外婆家,只有这一条可行。
 
     他踩着枯叶,脆弱的枯叶承受不起重量,碾入泥土之中,成为大地的一部分,“咔嚓咔嚓”的脆响在森林里清晰的回荡。
    
      突然,草丛里闪过一个身影,格瑞凭着出色的本能察觉到了,不禁加快了步伐,喘息声愈发俞清晰。“咻—”一个身影窜到格瑞身边,卷起一阵风。

    格瑞在身影冲过来的那一刻,拿着匕首眼疾手快的刺了下去,但是对方也敏捷的躲开了,只不过重重摔到地上。

    “哇——好痛啊”一声稚嫩的声音传入格瑞耳朵里,眼前的黑影缓缓站了起来,格瑞才看清他的样子。

    这是个和格瑞差不多大的少年,一头金色的头发有些毛毛燥燥的,碧蓝的如同天空般的眼睛,要不是头上的狼耳朵和身后毛茸茸的大尾巴,格瑞可能就会以为他只是个普通人类。

       这是一个狼人,一个活泼好动正值好奇心旺盛时期的狼人。这么阳光的狼人出现在这阴森森的森林里,似乎有些多余呢,格瑞暗暗想着。但是他并不想和他有着太多接触,毕竟狼人也是危险的存在,所以格瑞拔腿就走。

     “等等!”狼人扑向了格瑞,却被一道寒光阻止,格瑞拿着匕首抵着金发狼人的脖子,白净的脖子上隐隐有些血丝,但是格瑞并没有为此心疼,而是冷冷的问着“有事?”紫色的眼瞳看不见一丝温度,那个滑稽可笑的红帽子似乎也阴沉了。

     那个狼人微微往后退了一步,“不…其实…”格瑞加深了手上的力度,狼人不免倒吸了一口冷气“啊!没有,那个!我只是看到有人类进来有点激动罢了。”

      格瑞看着眼前的这个狼人,他似乎因为紧张,金色的眉毛皱成一个“川”字,那个蔚蓝的眼睛闭的紧紧的。于是便收回了刀,但是狼人在察觉到那个冰冷的匕首不在威胁着他时,又不知好歹的凑了上去,“等等嘛,我就知道你人那么好,肯定不会杀了我的,我知道,你是那个什么……嗯,小绿帽?”

      格瑞无奈的指了指自己的那顶帽子,“哦!对对对,是小红帽!住在森林边缘的小红帽,我知道你的,我还知道你要去给森林里那个老婆婆送东西,我的姐姐经常和我提起。”

      格瑞撇了一眼他“你的姐姐?”“是啊是啊,我的姐姐叫秋,她经常和我谈过你的,可惜她之前不见了…”金说到这时将头低下,语气低沉了一些,但不一会,当他抬起头时,笑容依旧灿烂“对啦对啦,小红帽,我还没说我的名字呢,我叫金。”“叫我格瑞就可以了…金,”格瑞犹豫了一会,还是叫了下金的名字。

     “哇!格瑞你竟然叫了我的名字唉!”金明显很激动,一手搂着格瑞的肩膀,开心的说着。

    但是格瑞不喜欢与他人有太多肢体接触,尤其是金还在他耳边说着话,温热的气喷撒在格瑞耳边,有点痒痒的,很难受。所以格瑞不动声色的拍掉了在他肩膀的小爪子。

    但是金并没有在意,而是突然盯着格瑞,“格瑞,”金冷不丁的冒了一句“有没有人告诉你……你特别不适合这个帽子啊,”,一阵风挂来,轻轻刮过那顶红帽子,“有,我也这么觉得”格瑞淡淡的说。

      森林已经走到了尽头。

     格瑞自己也有一些惊讶,原来走完这个森林这么快啊。金遗憾的“啊…这么快就到了啊。”接着又换上一副嘻笑的脸庞,“那么,我们下次这个时候也在这里相见吧。”

    “好,”格瑞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答应他,大概是觉得和他相处挺轻松的,“那么,我走了”,“再见”金神情有写黯然,连那个耀眼的金色头发也黯淡了“我们…说好的啊”

      “嗯,”格瑞最后看了一眼金,便离开了。很活泼的狼啊,格瑞这么想着,开始有一些隐隐期待着下次见面。

       “奶奶,我进去了?”格瑞站在门口,礼貌的敲了敲门。“进来吧,”苍老的声音幽幽传了出来,像一个破损的闹钟响着,异常刺耳。

     格瑞推开门,她的奶奶正坐在床上,看见他进来了,露出参差不齐的牙齿,白漆漆的牙齿与枯木般的皮肤显得很不协调“今天怎么……这么慢啊?”“抱歉…有些事耽搁了”格瑞说着,把篮子放在桌子上,打开篮子上的盖子,一股香气扑面而来,篮子里的食物已经有些冷了。

       “呵呵呵呵呵”奶奶笑了起来,毫无温度的笑声像一条冰冷的蛇爬上了格瑞的脊梁,“是吗,可别被一些不干净的东西…”说到这,奶奶把手往脖子一抹,露出了和妈妈送他出门时一样的笑容“小心吧…”

     格瑞不由得打了一个寒战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
      可能是因为和金在昨天的约定,今天格瑞起得很早,尽管他平时也不会醒得很迟。所以自然,当他在那等着的时候,天才灰蒙蒙的,露出一点肚皮白的颜色,可能是因为冬日的原因,凛冽的冷空气中有着一些小小的水渍,冰凉凉的,平日阴森的森林又多了一层奇异的美感。

    这是格瑞第一次瞒着母亲出门,格瑞有些不安,突然,随着一声 “嘿!格瑞”的声音在后方响亮的响起,格瑞觉得肩膀一阵沉重。

     “下来!”格瑞有些无奈的说,“好”,金听话的从格瑞背上跳了下来,格瑞转过头,金正睁着他好看的蓝眸,杂乱的金毛上的狼耳朵讨好似的动了动。“以后…别再这样冲过来了”格瑞扶颔,尽量让自己语气不那么僵硬。

     “呃……哦!”金思索了一会,草草的答应了格瑞,但是格瑞知道,就算他这么保证了,下次见面时,金依旧会开心的冲过去,跳起来紧紧勒住格瑞。

     倒不是说格瑞反感这样,只是有一些不习惯,毕竟一个人呆够了,对突然出现的另一个人多少有些不习惯。尽管金不是人,而是狼人。

        “嘻嘻!格瑞,终于有人和我一起了啊,打从我姐走了后,我一个人无聊死了~还好现在还有格瑞…”金喋喋不休着,而格瑞并不喜欢说话,只是静静看着他,紫色的眼眸倒映着金的身影。

       “对了!格瑞”金突然惊奇的叫了一声,“我带你去个地方吧,”说完,金拉着格瑞的手,带着他跑了起来,格瑞被金吓了一跳,温软的手掌与格瑞冰冷的手心截然不同,炙热像一个一个细小的针,麻痹着格瑞的感知,似乎有一股暖流从接触着的指腹传入心里,使得格瑞有点不适应。

      微微挣脱了一下,金的声音闷闷的传了出来,“抓好啊,会走丢的”,金回过头,熟悉的笑颜,那一刻,金的眼里有一片星辰大海,格瑞知道,那是他触碰不了的光。

       格瑞愣住了,任凭着金拉着他,不知往哪里去,但是格瑞相信他,不知道为什么,也许,直觉是说不准的吧。

       不知过了多久,也许很久,也许只是一会的时间。金停了下来,格瑞也停下了脚步,突如其来的光照射在格瑞脸上,格瑞不适应的眯了眯眼,哎?光,待到适应了光线,格瑞惊奇的看着眼前的一切。

     哦,是一片草地,阳光悠悠的笼罩着这里,宽阔的草地上只有碧绿的草,但是却不单调,绿的有层次,是一片绿色的大海啊,与碧蓝的天空相映衬,倒也不显得突兀。

     没想到这个森林里竟然还有这种地方,格瑞暗暗想着,然后收回了视线,看向金。“欢迎来到我的家!”金似乎是感受到了格瑞的视线,兴致勃勃的说着,期待着看着格瑞。格瑞微微一愣,有些生硬的说着“唔…我打扰了…”

       “嗯,来吧”金找了一块草地,便坐了下来,将重心放在身体后方的手上,伸直着脚,让自己沐浴着阳光。格瑞学着金,也坐了下来,抬着头,万束金花朵朵的压了下来,天真蓝啊,就像某个人的眼眸。

       风吹动着,吹过了天空,吹过了草地,泛起了淡淡涟漪。草轻轻骚扰着裸露在衣服外的脚腕,痒痒的。草地上的两个少年并没有说一句话,但是空气中也没有什么尴尬的气氛。

     格瑞望着金的侧颜,突然有一种想法,尽管很奇怪,但他就想这么试试。他把他头上的红帽子摘了下来,让自己好看的银发暴露在阳光下,泛起层层光晕。

     “格瑞,你……”金吃惊的看着他,话音还未落,格瑞就把帽子扣在金的头上,在他耳边轻声低喃“金,我觉得,这个帽子更适合你”,格瑞离金稍微远了一步,又补充道“很帅”,说完,弹了弹神游中的金的脑门,“啊!格瑞,痛死啦,本大爷当然帅啦,也不看看我是谁!”尽管脑门上还是隐隐作痛,可是金还是硬撑了一个自认为很帅气的笑。

      “噗,”格瑞忍不住笑了笑,但笑过之后还是帮金看看他的脑门,“还疼吗?”格瑞难得的温柔语气,“唉?唉!”不会不会,大概是没见过这样的格瑞,金都忘了把自己眼前这个温柔的男人就是弹他脑门的罪魁祸首。

      “嘻嘻”金笑了起来,格瑞有些莫名其妙“笑什么”,金不自然的舔了舔嘴唇,犹豫了一会说“嗯,我还是更喜欢现在的格瑞啦,很温柔,不像一开始那么生人勿近的”“是吗,”格瑞笑了,不是冷笑,也不是其他的,只是单纯的笑了。

    时间轻轻流过,穿过了草地,掠过了蓝天,格瑞之后天天都出去和金一起,他也发现,自己越来越依恋这个叫金的狼人。在孤独黑暗中的人,面对光芒,总是有种莫名的追求。

     但是,再美好的东西,也不过是阳光下的泡沫,虚幻美好,但也很容易支离破碎。

    天依旧很蓝,阳光依旧温暖的笼罩大地,但是,在眼前这个金发男孩身上开满了朵朵的红色玫瑰,缓缓倒下时,在格瑞眼里,世界只剩黑白两色。

     他的前方,是拿着枪的猎人,和他的母亲,“格瑞,快过来,你知道吧……那是狼,一个危险的存在”而格瑞像是中邪似的,听不见母亲的话语。他的眼里只有眼前沾满鲜血的少年。他把他抱在怀里,不再是以前温暖的体温,冰冷冷的,格瑞不禁把他搂的更紧了。

      金平时毛茸茸的尾巴,此刻被血染红,映衬着格瑞的红帽。金勉强抬起无力的手,撩开眼前的金色发丝,对着格瑞露出一个格瑞最熟悉的,带着阳光味道的笑容,尽管他的脸已经沾满了泪水,他动了动惨白的唇,低咛着“格瑞……真开心,我能遇见你,希望下辈子,我是人,而不是……一只邪恶的狼”。

      少年微笑着,带着鲜血的手划过格瑞的脸,风吹过,吹过少年金色的发丝;吹过他沾满血渍的,稚嫩的脸庞;吹去了他最后一缕魂魄。那时,他依旧在流着泪微笑。

    那一刻,格瑞的视线模糊了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
      嘛,这就是我的故事,多么美好的结局啊,邪恶的狼被正义的猎人杀了,救出了可怜的小红帽,标准的完美童话结局,不是吗?
  
     所谓童话,也就不过如此罢了。

佐助教你如何用物理表白

    佐鸣已交往设定
    可能有一点抽风
    校园架空设定,无凄惨身世
     物理不好的小伙伴进来吧!!佐二少教你怎样用物理撩鸣!!(其实只是偶然看到的知识点有的脑洞)
   全文喂小甜饼严重。 可以接受就go!

“哎,佐助,我说……你有多爱我啊”鸣人一边摸着脑袋一边脸红的说着,事实上,像鸣人这种纯爷们,他是抗拒问这种小女生才问的鸡婆问题的,但是碍于自己和小樱她们玩真心话大冒险输了(惧怕小樱那个能分分钟打断自己骨头的力气),被迫问了这个鸣人认为的鸡婆问题。
    “哟,怎么,吊车尾什么时候这么女人了?”佐助在听了鸣人的话后,果不其然的挑挑眉,意味深重的看了鸣人一眼。
      鸣人听了佐助略带讽刺意味的话语,脸烧的更红了,为什么要答应小樱玩这个游戏啊!鸣人羞耻的恨不得给自己这个带来“灾难”的嘴巴一巴掌“那么多废话干嘛,快说啊!”
    “嗯……”佐助低着头沉思了一会,白净的肤色在黑色的发丝中若隐若现“我对你的爱有1立方分米”,尽管知道自己那个高冷的小男朋友天生不会讲情话,但是这个答案还是让鸣人着实受到了打击,佐助似乎猜到了鸣人的不爽,温柔的勾了勾嘴角“白痴,一立方分米等于一升”。
   “唉?!”看着鸣人瞪圆了眼,佐助补充到“我说,我爱你一生,鸣人”于是乎,佐助满意的看到了鸣人低下头,只露出两个红红的耳朵,翁里翁气的说“我也是,混蛋佐助”。
    窗边射进的阳光将两人的影子暖昧的重叠在一起,空气中撒发着青年特有的淡淡汗酸味。两位热恋中的少男无疑是这里的主角…
    不远处的樱发少女露出微笑注视着这一切,大声的骂了一句
    “妈的,狗男男!”要是过的不幸福的话小心我不客气了啊。

开个脑洞

小红帽的故事,大家都知道的吧,天真无邪的小红帽,狡猾邪恶的大灰狼,对吧,所以我们可爱的小红帽嗝瑞!诞生啦(嗯?有什么不对的地方)以及我们同样可爱的金狼小天使(嗯?)所以我要讲的是一个小红帽如何把大灰狼拐骗回家的故事。(比心)
似乎有哪里不对的地方(答案:没有)
金:嗝瑞我等会会很温柔的……(脸红超可爱)
嗝瑞:嗯,我知道了(温柔的说)
之后……小红帽掏出了一个比大灰狼还要大的(哗)……
hhh,集齐50个热度我就开坑,个人比较喜欢反讨论,如果这个小红帽嗝瑞*大灰狼金大家喜欢的话,以后没准还会有公主嗝瑞*恶龙金,什么你说王子(达拉崩巴)怎么办?もちろん彼を許すっでばよ~!!!
hhhh

今天……我看到了一张图,似乎是官方爸爸的设定,我看到了安哥,好的,没毛病,这个设定我喜欢,哇⊙o⊙,而且喜欢的颜色都和我一样。而我正打算淡定的往下翻时。等等?不对。
喜欢的颜色:棕色(可以,没毛病,喜欢自己的颜色)但是……但是紫色(雷狮,是你吗?雷哥?)
雷哥的基佬紫(滑稽脸)什么意思啊这是(笑哭+黑人问号)
hhhhh,可以,没毛病
壮我大雷安。

这里用来表白各位的

这里一个小渣渣一个,萌佐鸣,真的,超感动啊,看了好多大大的文和漫……超级棒啊,直到超感谢你们,大大们笔下的佐鸣还是我爱的那个佐鸣,填补了我对结局的悲伤。
  感想佐鸣有你们,感谢我能入佐鸣这个圈,真的,感谢各位喜欢佐鸣的你们。
我的火影停留在698集,哪怕他们最后都成家,我依旧爱着他们,爱那个是明明吊车尾却一直坚持不懈为梦想努力的鸣人。爱那个外表冷淡,其实很内心温柔的佐助。爱那群火影里追逐希望的少男少女们。同时也谢谢到现在还爱着他们的你们
此生无悔入火影,此生无悔入佐鸣,如果有人看的话,希望各位能不要忘了佐鸣这对cp,能不要忘了这些给我们带来快乐和感动的少男。
我爱佐鸣一辈子。
我不是什么大大,只是一个爱着佐鸣的无名氏

回信(短篇,脑洞来源于“十五年的纠缠不休”)

鸣人爱着佐助,一直一直爱着佐助,从来都是…
   哪怕佐助离开了鸣人身边,鸣人依旧爱着佐助,一直一直再给佐助寄信,将自己浓浓的爱,寄托在诗篇上,寄给佐助……十五年啦,鸣人一直坚持,佐助一直不肯回信。
  第一年,佐助离开了鸣人身边,鸣人开始写信,写了一封又一封,地上的草稿纸越积越多,怎样才能让佐助明白我的心意呢,鸣人晃着金色的头,冥思苦想…
  第二年,鸣人依旧纠结怎样才能把自己的情感表达给佐助,鸣人苦恼的抬抬腿,不小心踢翻了脚下用来驱蚊子的蚊香,几缕火星飞溅到鸣人裤脚上,而鸣人浑然不知,直到火星燃大慢慢接触到鸣人脚腕上的皮肤,“啊啊啊啊啊!”……鸣人看着裤子上的破洞十分郁闷,算了,鸣人对着晴朗的太阳灿烂一笑,只有坚持下去,一定有一天会对佐助表达出那三个字的……
   第三年,鸣人已经可以把对佐助表达心意的诗篇写的很好了,但是,佐助依旧没有回信,鸣人沮丧的看着诗,不一会又重整旗鼓,“一定是佐助忙,看不了信,光信有什么用,不如写在微博上,把自己的心意转达出去得吧有!”鸣人说干就干,一篇一篇又一篇,一定要转达佐助的心意。每一天,总会受到各种评论,但是鸣人看都没看,眼睛一直在屏幕上扫来扫去,佐助回信了吗……
  第四年,鸣人觉得光在微博上也没用啊,于是便发在杂志上,要依靠媒体的力量嘛,本是抱住侥幸心理的鸣人在发表完诗篇后一炮而红。每天都有各种各样的粉丝来信,可鸣人只是潦草一看,目光一直在搜索着那个熟悉的名字……回信,还是没有来呢。
  第五年,鸣人成为了诗人,也有了一番自己的地位,不少女的来示爱,可惜全被鸣人拒绝了“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”,鸣人摸着后脑勺,一脸抱歉的笑着对女孩们说。每天依旧坚持不歇的写信,将他对他的爱编制成诗篇…
第六年,不明白为什么,鸣人把自己弄垮了,奄奄一息,鸣人盯着满桌子尚未寄出去的信,叹了口气…回信,还是没到吗?
第七年,鸣人身体治好了,一醒来,便继续提笔,把他对他的爱装在诗篇上面。
第八年,鸣人依旧等待佐助的来信…
本该一切安详的,直到第九年,鸣人发生了一场事故,脑袋受到猛烈撞击,失忆了,一切都忘了,过去的,快乐的,悲伤的,失望的,包括自己,都化成泡沫,如此飘渺,在鸣人看来一切都是黑暗的,唯一忘不了的,唯一的那束光,便是那个黑发黑眼的名为佐助的帅气少男,以及他爱他。
第十年和第十一年,鸣人的记忆依旧没恢复,但是他依旧记得他爱他,他一直在等待着回信。
第十二年和十三年,记忆依旧一片黑暗,但是鸣人依旧乐观的活着,因为他知道,他还有一份绝对不能忘的感情,和那个人。
第十四年,他依旧除了那份感情一无所有,但是他依旧乐观面对每一天,因为他知道,哪怕只能看见一眼,哪怕只能说一句话,他也想把话亲口传给那个混·蛋,
终于,第十五年到了,记忆恢复了一切都恢复了,鸣人终于来到那个叫佐助的黑发男孩身边,“佐助你这个大混·蛋,我喜欢你啊,我给你写了十五年的诗,结果你——其是在十五年前就已经死了啊!”鸣人崩溃的哭喊着,对着那个黑白相间的墓碑上的少男喊着,“我已经……都想起来了啊……”金发男孩捂着脸,背靠着墓碑缓缓的蹲了下来……
“我把我对你的爱编织成诗篇
重叠在一起的话是不是总有一天可以传达给你?
每天我都将它们放入
这个曾经属于你的房间里
即使你再也看不到了
我对你的爱也将永远持续着 不过
我还是相信我还能再见到你哟
可你又再一次消失不见了
我把我对你的爱编织成诗篇
寄送出去已经有十六年了
回信还是没有来”
—完—
后续:鸣人在第十六年的某一天,来到佐助家,发现了一张微微泛黄的纸被揉成一团遗弃在角落边,鸣人好奇的打开看。
  日期是佐助离开的前一天,纸上只有一句话:
吊车尾的,其实我喜欢你。
鸣人笑了笑,混·蛋佐助,你的回信我收到了。